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商振,企业组织与人才发展教练。主要研究方向:组织效能与团队领导力。核心讲授课程:团队领导力、管理提升训练MTP、管理者的战略观、关键链——HOLD住项目管理的核心等。图书作品:《身边的管理学》、《职业精神》、《树立正确职业精神的30条法则》、《从历史看职场》。 邮箱:shangzhen626@163.com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常情,未必只小意  

2007-12-05 09:08:20|  分类: 商振说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、《职场有坑》一书作者商振

齐桓公是著名的春秋五霸之一,在其身边有个“幕后高人”就是管仲。管仲曾多次帮助齐桓公化险为夷,因此齐桓公对管仲的意见十分看重。管仲病重了,齐桓公去看他,问道:“关于治国之道有什么建议?”治国之道,可是大智慧,管仲是如何说的?

管仲回答说:“希望君王远离易牙、竖刁、常之巫、卫公子启方四人。”没有什么大道理,只是远离四个人?难道这就是治国之道?齐桓公对此也很疑惑,更让他不解的是,这四个人都是自己身边的侍臣,在齐桓公看来这四人都是忠心耿耿。为什么齐桓公喜欢亲近这四人?

那个常之巫,人如其名,是个巫医。号称能卜知生死,同时经常给齐桓公看看病。这个让远离还容易理解一些。但其他三人可都是忠臣啊?竖刁为了能服侍齐桓公,把自己都阉割了;卫公子启方,忠心于事,十五年来都是勤恳工作,就连他的父亲去世了,他都没有扔下国事不顾回家奔丧;而易牙对齐桓公更是一片赤诚,为了让齐桓公尝到人肉的美味,他甚至将自己的儿子烹煮来给齐桓公吃。不是忠诚于自己的人,会为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吗?齐桓公无法理解,但他一贯相信管仲,所以就按照管仲的意见把这四人全部赶走了。

但这四人一走,齐桓公就开始想念他们了,想得是食不知味,不久就旧病复发,上朝都没有精神了。就这么坚持了三年,齐桓公的信心开始动摇了,他想:“管仲的看法会不会是错的?”于是,他就又把这四个人找回来了。第二年,齐桓公生病,常之巫出宫宣布说:“桓公将于某日去世。”与此同时,易牙、竖刁也作乱。他们关闭宫门,建筑高墙,不准任何人进出,齐桓公要求饮水食物都得不到。卫公子启方则归降了卫国。齐桓公此时才明白当年管仲的见识高明,但为时以晚。

那管仲又是如何看出这四个人不怀好意呢?他们不守丧、自我阉割、甚至把儿子都献给了齐桓公,他们又怎么会不是忠诚于齐桓公的人呢?其实正是由于他们的这些超出人之常情的举动,才显得他们心狠手辣。

敬爱父母,是不是人之常情?爱惜身体,是不是人之常情?疼爱儿子,是不是人之常情?但试问,一个不敬爱自己的父亲,能狠下心不奔丧的人,对国君又有什么狠不下心的?一个不爱惜身体,能狠下心残害自己的身体的人,对国君又有什么狠不下心的?一个不疼爱儿子,能狠得下心杀自己的儿子,对国君又有什么狠不下心的?这四个人,能够没有人之常情,不正说明有更大的企图在诱惑着他们来做着这些有悖常情的举动吗?能做出不近常情的人,其心不可测,因为谁也不知道他的下一步是什么,因为他们行事完全是在常理之外的,谁也不知道他对什么狠不下心来。因此:常情,未必只小意。人之常情,不只是儿女情长,不只是道德伦理,他更反映出一个人的价值观念。

通过人是否做事符合常情,可以判断出一个的性格品性。例如战国时的著名将领吴起,为争得鲁国将领职位,领兵攻打齐国,不惜杀死是齐国人的妻子。这样的人为了功名可以不惜妻子性命,因此其做出任何事情都是“人之常情”了。明英宗天顺年间,都指挥马良非常宠爱妻子。他的妻子去世后,英宗怕他伤心还常常安慰他。可没过多久,马良就另结新欢又娶了一房。英宗很生气地说:“这家伙夫妇的关系都看得这么淡薄,还能侍侯我吗?”是啊,连平日里如此恩爱的夫妻之情都可轻易淡忘,他这个皇帝又怎么能“拴”得住马良呢?后来英宗对马良处以杖刑并开始疏远他。

中国人重视伦理道德,重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,因此“情法为天”。情,是天底下最大的事情。亲情、友情、爱情……,这些伦常之情其实正是中国文化的核心。无论是三傥宄#故堑赖伦诮蹋际且孕铩扒椤蔽 R虼耍飧銮榫脱荼涑闪酥泄说男形荚颉U怯捎谡庋摹扒榉ā弊荚颍纬闪说赖鹿勰睢H绻形搅恕扒榉ā保涫稻褪浅搅说赖隆Jサ赖碌淖忌说男形突岜涞貌豢稍げ狻2豢稍げ猓颉氨涫贝螅蚍缦沾蟆U庖簿褪俏裁垂苤佟⒂⒆谝蛳率糇鍪虏缓铣G椋鹌淙说脑颉R虼耍ü匀酥G榈纳羁汤斫猓崾沟米约旱男形影踩?/FONT>

唐朝的著名军事将领郭子仪,每次见客必有侍女多人服侍左右。但每次卢杞来见,郭子仪都把侍女撤掉。他的儿子就不明白是什么原因,郭子仪讲:“卢杞容貌丑陋,如果侍女看见他,保不准就会笑出来。今日在我这遭到嘲笑,如果他日后得志,我们的日子就会难过了。”“打人不打脸、说人不揭短”这是人之常情,郭子仪更厉害,连人家长得丑可能会因别人笑而伤自尊都考虑到了,难怪其为官一生鲜有政敌。

不过齐顷公就没那么聪明了。一次齐顷公便入宫见母亲萧太夫人,忍笑不止。萧太夫人问:外面有何乐事?”“外面并无乐事,只是有一怪事!今有晋、鲁、卫、曹四国各遣大夫来聘,晋大夫卻克是个瞎子,只能用一只眼光看人;鲁大夫季孙行父是个秃子,没一根毛发;卫大夫孙良夫是个跛子,两脚高低不平;曹公子首是个驼背,两眼只能观地。四人各占一疾,又同时来到我国,堂上聚着一班鬼怪,岂不可笑?
    
待到私宴时,萧夫人已在崇台之上等待了。以往旧例,外国使臣来到,凡是车马仆从,都由主国供应,以暂缓客人之劳。齐顷公为了博取母亲一笑,特意从国人中选了眇(音miao)者、秃者、跛者、驼者各一人,分别驾御四公子之车。卻克眼不好使,便用眇者御车;行父秃顶,便用秃者御车;孙良夫跛,便用跛者御车;公子首驼,便用驼者御车。

车中两眇、两秃、双驼、双跛行过台下,萧夫人启帷观看,不觉放声大笑,左右侍女也跟着大笑,笑声直传于外面。卻克起初看到御车者目眇,以为不过是偶然罢了,待到听见台上有妇女的嬉笑声,心中大疑,草草数杯,急忙起身回到馆舍,问他人:台上是何人?”“国母萧夫人。
    
不大会儿,鲁、卫、曹三国使臣皆来对卻克说:齐国故意使执鞭之人戏弄我等,以供妇人取乐,是何道理?”  卻克说:我等好意前来修聘,反被其辱,若不报此仇,非为丈夫!” 行父三人齐声说:大夫若兴师伐齐,我等奏过寡君,当倾国相助。” 卻克说:众大夫若果有同心,不妨歃血为盟,伐齐之日,有不竭力者,天打雷劈!四位大夫聚于一处,商量一夜,直至天亮,不辞齐顷公,私自登车,各返本国而去。国佐叹道:齐国自此将有外患了!因讥讽遭致大兴兵伐,何苦来着?都是因为齐顷公没有理解:常情,未必非小意思。

人好面子是常情,贪财其实也是常情。明朝人刘忠宣就深知这个道理。他任官的时候,因得罪大宦官刘瑾而被派去戌守肃州。他两袖清风,生活自然清苦。有位副将派人送礼物给刘忠宣,刘忠宣说:“我年纪大了,身边只有一个仆人,每天花销并不大。如果把礼物收下,仆人可能就耐不住清贫,起了贪念而把礼物偷走,到时连服侍我的人都没有了。”刘忠宣没有收礼物,但他的判断是正确的。同时戌守肃州的一位官员,收了礼物后果然被仆人偷走。刘忠宣之所以能判断出“礼物非福而是祸”,就在于他对人贪财的常情的深刻理解。

所谓财,即利益,追逐利益,无论是物质利益还是声明利益,这都是一种人之常情。臧孙子对此也深有感触。齐国攻打宋国,宋就派臧孙子往南方求救于楚国。楚王非常高兴,答应救宋。就在宋国人人为这个消息高兴的时候,臧孙子却很忧虑。他的下属问他:“现在救兵已经求到了,您还担心什么呢?”臧孙子说:“宋国弱小而齐国强大,为了帮助弱小的宋国而宁愿得罪强大的齐国,这不符合常情。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有所顾虑,但楚王却答应得如此痛快。他一定是以出救兵为名,意图让我们以为有所依仗,而不同齐国讲和。这样,我们双方就会继续开展,彼此的兵力都会有所消耗,而他楚国就坐收渔翁之利了。”臧孙子看明白了,可宋国国君却没有看明白,坚持同齐国作战。果然齐国攻占了宋国的五个城池,楚国的救兵依然没有来。

人之常情,不仅仅作用于自己身上,其他人也有他的常情,这一点可以为自己所用。南齐人王敬则对此很有理解。他在任吴兴太守时,制内多发生偷窃事件,抓了放、放了抓,一直得不到根本的解决。后来,王敬则捉到一名小偷,把他的亲属全都叫来,当面对他行以鞭刑,而后派他长时间打扫街道。其实,这就和游街示众一样了,而且连带着把亲属的脸面也都丢了。做贼的人自然面子上挂不住,就检举其他做贼的人出来扫街。其他的小偷恐怕被认出来,都逃走了,制内就此清静了。

为伦常计、为利益计、为面子计,这就是所谓人之常情。这些看似落伍的、俗套的常情,由于其几千年的流传,已经深入人的思想意识,正逐步成为支持其行为背后的意识形态。对人之常情的深刻理解,可以让自己准确的判断出一个人的道德品质,从而避免识错人、用错人,而给自己带来灾难。同时,对人之常情的洞悉,会使自己的行为变得不具有侵害性,从而避免为自己树敌,避免使自己落入危险的境地。人之常情,在引导着我们自身的行为,同时也可以被用来引导他人的行为,从而取得比其他方法更加有效的结果。由此可见:常情,未必只小意。

商振,这伙计唯恐天下不乱       杂志下载列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1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